首 页 励志教育 心情日记 心灵鸡汤 短片散文 经典语录 青春励志
网站首页 >> 励志教育 >>当前页

李振盛《红色新闻兵》

浏览量:24 次 发布时间:2019-01-19 08:56 编辑: 来源:官网

今天早上,我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李振盛《红色新闻兵》荣登2003年世界最佳摄影画册榜首"。

=====================================

李振盛《红色新闻兵》荣登2003年世界最佳摄影画册榜首

最新一期《美国摄影》(American Photo)杂志将《红色新闻兵》(Red-Color News Soldier)评选为2003年世界最佳摄影画册,并名列榜首。这是《美国摄影》创刊35年以来第一位中国摄影家获此殊荣。这本摆放在欧洲和美国书店橱窗里的摄影画册相当引人注目,主流媒体也报导了画册及其作者李振盛的生平故事。

对於国际摄影界和出版界来说,具有权威地位的《美国摄影》每年一度"世界最佳摄影画册"的评选结果,被视为如同《时代》杂志编辑部每年评选"世界风云人物"一样重要。

李振盛是中国着名摄影家。这本《红色新闻兵》采用图片编年史方式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事迹。画册中的20幅作品曾於1988年3月在中国摄影公开赛"艰巨历程"中荣获最高奖──系列新闻照片大奖。画册的首页是中国原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91岁高龄时,於2001年1月专门为该画册挥笔写下的苍劲有力的题字:"让历史告诉未来──李振盛'文革'摄影作品集"。

《红色新闻兵》画册由具有80年历史以出版艺术类画册享誉世界的英国菲登(Phaidon)出版社推出,由曾两度担任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评委和评审团主席的美国联系图片社总裁罗伯特·普雷基(Robert Pledge)主编。该画册在主编普雷基领导下的编辑小组历经三年多的精心策划、编辑、撰写,从李振盛40年前任《黑龙江日报》摄影记者期间拍摄并珍藏的3万多张底片中挑选出285张照片汇编而成,由耶鲁大学着名中国近代史学者史景迁 (Jonathan D. Spence)教授为画册撰写前言。另外,美国作家雅克·曼纳斯(Jacques Menasche)与《红色新闻兵》展览和画册项目总协调人江融在三年中对李振盛作了长达200多个小时的访谈,曼纳斯执笔撰写了3万多字的李振盛口述自传体回忆录,贯穿在画册五个章节的前面,为读者了解"文革"提供了一个中国摄影家作为目击者和记录者的第一手图像资料和心路历程。

画册封面及版式设计别具一格,简洁清新,鲜红色塑料皮封面十分抢眼,看似"红宝书",封套是李振盛1965年拍摄的一张"四清"运动中"万人对敌斗争大会"的照片,视觉效果异常醒目。

到目前为止,《红色新闻兵》已出版发行了法文、英文、德文、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等版本,另外十几种语文版本正在陆续出版。为配合《红色新闻兵》画册的出版发行,由法国文化部主办的《李振盛:一位中国摄影家在文化大革命中》影展於去年6月27日至9月28日在巴黎法国摄影历史博物馆展出三个月,引起极大轰动。该展览在法国创下两项历史纪录:一是创下摄影历史博物馆有史以来购票参观影展人数最多的纪录,二是创下法文版画册在该展览场地销售逾千册的最高纪录。

该影展目前正在意大利展出,并将陆续到已签订展览合同的英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荷兰、瑞士、瑞典等15个欧洲国家巡回展出。同时,在北美洲、南美洲、亚洲、澳洲和非洲有25个国家博物馆已签约或预约展出该影展。为配合签约展览的国家不断增多,并加快巡回展览的进程,该影展的策展人罗伯特·普雷基特别赶制了5套影展作品,可同时在世界各国交叉巡回展出,并将原定的三个月展期缩短为两个月,这样仍需8至10年方能结束预定的展出。

来源:安省华人。

=========================

这则新闻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想了解更多的情况,尤其想看到西方媒体自己的报道。于是我在google上搜了一下,不幸的是我发现《美国摄影》并没有自己的网站,甚至不具有文章中声称的"权威地位",相反却是一本三流杂志,Amazon上的读者评论的标题直接就是"无数广告和裸体女人"(Lots of ads and nude women)。

但是除了这个名不符实的大奖以外,这篇新闻中其他地方大致属实。《红色新闻兵》确实是一本值得一看的摄影集。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照片,大开眼界。



下面再转贴一篇文章,虽然它和前面的引文一样,有夸大其辞的毛病,不过从中确实可以了解这本摄影集的情况。

======================================

历史告诉未来---李振盛"文革"摄影展览和画册编辑追记
江融(纽约)

历经三年精心策划、编辑、撰写和制作的大型摄影展《李振盛:一位中国摄影家在文化大革命中》於2003年6月26日在法国巴黎摄影遗产博物馆隆重开幕。该展览由法国文化和交流部主办,由该部建筑及遗产局和美国联系图片社(Contact)共同承办,展期从6月27日对观众开放至9月28日结束。该展览是中国新闻摄影家首次在欧洲乃至全世界举办如此规模的大型个人摄影展。因此,在法国引起了轰动,展览开幕之前,共有30多家法国和欧美主要报纸、电视台和电台在近十天的时间里分别对他进行采访,其中包括法国《世界报》、《费加罗报》、《解放报》、《人道报》、《新观察家周刊》、《快报周刊》、《观点周刊》、《历史月刊》、《电视周刊》、美国的《纽约时报》、英国《泰晤时报》、巴西《环球报》、意大利《共和国报》、法德联合阿尔特电视台、奥地利公共电视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国新闻广播电台、《欧洲时报》、《欧洲日报》等,这些媒体高度评价李振盛在"文革"这段充满暴力和动乱的年代中,冒巨大危险从官方和非官方的角度,拍摄并珍藏了近3万多张底片,反映了文革各时期的画面,表现出一位新闻摄影家的敏锐和艺术家的眼光。

配合该展览还同时推出摄影画册《红色新闻兵──一位中国摄影家在文化大革命的心路历程》(Red-Color News Soldier)法文版,该画册的英文版於2003年10月中旬起,先后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南非、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地推出。到目前为止,《红色新闻兵》已出版发行了法文、英文、德文、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等版本,另外十几种语文版本正在陆续出版。该摄影展和摄影画册是中国着名摄影家李振盛从"四清"到"文革"十几年拍摄的精彩作品的结晶。2004年最新一期《美国摄影》杂志将《红色新闻兵》评选为2003年世界最佳摄影画册,并名列榜首,这是中国摄影家首次获此殊荣。该杂志主编特地以两页篇幅专文介绍李振盛和《红色新闻兵》画册,称赞它是"近年来最重要的摄影画册之一",认为它已成为"20世纪最凶恶时代之一的历史见证"。

缘起北京

该展览和画册是由曾经作为世界五大图片社之一──联系图片社总裁罗伯特·普雷基(Robert Pledge)与李振盛和笔者在三年前共同策划,但缘起於1988年。当年三月份,李振盛20幅"文革"组照在北京举办的"艰巨历程"全国摄影公开赛中,获得"系列新闻照片大奖",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称赞李振盛:"你为人民记录了历史,为社会、为国家作出了贡献,人民会感谢你的!"之后,这些获奖照片随同"中国新闻摄影50年"大型摄影展,先后到比利时、波兰和前苏联等国家展出。普雷基在欧洲看过这个展览,对李振盛的照片印象深刻。

普雷基碰巧於1988年11月率领一个由世界着名摄影家组成的代表团访华,先是参加上海"国际摄影节",然后,在北京举办"新闻摄影周",由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摄影师参加,笔者当时应邀担任普雷基的翻译。摄影周期间,组织了内容丰富的摄影学术讲座和研讨会,并在首钢、仪仗队、寺院等地进行实地拍摄,然后进行讲评。同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联系图片社新闻摄影十周年──越南战争以后的新闻摄影》和《目击者:世界新闻摄影30年》两个大型摄影展,观众等待进场参观的人数之多,一直排队到天安门广场,并发生将展板挤倒的现象,该摄影周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摄影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在北京期间,普雷基特别要求会见李振盛,在观看了他的60幅照片之后,称赞李振盛"真实地记录了一段历史,记录了一个时代。"


重逢纽约

1989年,笔者来到联合国工作,与普雷基在纽约重逢并保持联系。《纽约时报周刊》在1996年5月"文革30周年"之际以4页篇幅发表了李振盛纪实照片,同年10月,李振盛应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邀请,作为访问学者到这两所名校举办"文化大革命与改革开放"的幻灯放映和演讲会。1998年11月,经朋友介绍,笔者认识李振盛教授,并邀请他到联合国中国书会举办"黄河文化"幻灯放映演讲会。1999年8月,我有幸与他一道结伴去西藏旅行摄影,因此结下了不解之缘,共同商定设法通过普雷基将他的照片以展览和画册形式推出。与此同时,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普雷基正在寻找李振盛,希望能使用他的一些"文革"历史照片,因此,在笔者的联系之下,普雷基与李振盛在分别了12年之后,再次於2000年在纽约重逢,在看过李振盛从国内带来的大量"文革"底片之后,他决定作为李振盛作品的全球总代理,并开始共同策划这个展览和画册的项目。

接下来的三年里,普雷基为该项目组成了一个编辑组,其中除他本人、李振盛和笔者之外,又邀请在联系图片社工作的美国记者雅克·蒙纳斯(Jacques Menasche)以及李振盛的女儿、曾经担任香港《文汇报》政治新闻首席记者李笑冰参加,开始进行大量的编辑和访谈工作。只要普雷基在纽约期间,大家都利用下班和周末时间,在一起共同挑选底片,讨论编辑策划方案,经常工作一整天。2002年夏天,在普雷基领导下,我们共同将李振盛数以万张的"文革"底片分门别类,普雷基用放大镜反复仔细地观察每张底片,从中精选1000余幅照片,构思和编辑该展览和画册。与此同时,蒙纳斯与笔者对李振盛进行采访,通过笔者在两种不同文化和不同语言之间进行协调、沟通和翻译,先后共进行200多小时的访谈,在此基础上,为李振盛撰写了自传体的回忆文章。最后选定由具有八十年历史、以出版艺术类画册享誉全球的英国菲登(Phaidon)出版社出版此书,并决定先从欧洲开始进行全球巡回展,而且选择法国作为欧洲十多个国家巡回展的第一站。

轰动巴黎

非常巧合的是,李振盛摄影展世界首展在法国开幕时,在巴黎,有另外三个大型摄影展同时举行。

在新建成的国立图书馆,展出世界新闻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埃-布勒松(Henri Cartier-Bresson)题为《他到底是谁?》的终生回顾展。众所周知,布勒松是以"决定性瞬间"理论着称於世,其作品的构图之完美,简直无懈可击。在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正展出法国的另一名摄影大师雅克-亨利·拉蒂克(Jacques-Henri Lartigue)的作品,他与布勒松正好相反,一直是业余摄影师,凭直觉拍照,而没有功利的目的。因此,他的照片优雅而不失平庸,而且富有对生活的热情,自由自在。

在奥塞(Orsay)博物馆,正展出纪念法国人路易·雅克·达盖尔(Louis Jacques Mande Daguerre)的摄影展,达盖尔是在涂银的铜版上产生出一种独特的直接正像。1839年8月19日被法国科学院与艺术院誉为达盖尔摄影法,从此摄影术诞生。

罗伯特·普雷基担任过2001年第44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国际评选团主席,根据他30多年从事新闻摄影事业的经验曾说过:"巴黎是世界的文化艺术之都,因此,李振盛的影展选定在巴黎首展,法文版画册在巴黎首发。只要能感动巴黎,就会感动世界;只要能轰动巴黎,就会轰动世界。"


历史的巧合

李振盛摄影展将法国作为第一站,既是历史巧合,又十分贴切,至少有三个理由。

首先,李振盛是学电影摄影出身,1963年毕业於长春电影学院摄影系。大学期间,他先是学习电影摄影,后改学新闻摄影。法国既是摄影术的诞生地,又是电影发源地。1826年,法国人约瑟夫·尼舍福·尼埃普斯(Joseph Nicephore Niepce)拍摄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张照片,后来,达盖尔与其合作,发明了摄影术。法国人卢米埃尔(Lumiere)兄弟共同发明的奥托克罗姆干版和李普曼彩色干涉工艺,对彩色摄影的发展作出决定性的贡献,同时,他们也发明了第一部商业用途的电影放映机,对电影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因此,李振盛的全球摄影巡回展在巴黎首先展出,是对摄影术和电影发明术的一种特殊的致敬。

其次,作为新闻摄影家,李振盛的摄影展特别选在新闻摄影大师布勒松的诞生国首先展出,原因是李振盛与布勒松两位摄影家之间的确有许多可比之处,例如,他们从小都受过绘画训练,曾立志成为画家。他们都曾学过电影摄影,因此,都喜欢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拍摄一个突发事件的连续画面过程。

与布勒松有30多年交往的罗伯特·普雷基,为编辑策划李振盛的画册及影展,三年里看过李振盛上万张"文革"底片,他曾说过:"李振盛与布勒松在摄影艺术追求上有许多共同之处,如他们都共同致力於纪实摄影,拍摄时特别讲究原始构图美,都喜欢拍摄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系列组照等等。两个人语言互不相通,两个人年龄相差两代人,两个人的生活经历也有天壤之别,可他们的艺术理念是相通的,艺术追求是相同的,他们在不同时空、不同国度从事纪实摄影,都在为历史存照。"

李振盛拍摄黑龙江省长李范五被"剃鬼头"全过程的组照,被耶鲁大学中国近代史学者史景迁教授称赞为是"李最杰出的一组系列照片"。这些照片与布勒松1945年在德国拍摄到一名曾与盖世太保同居的女人在战后被民众羞辱的画面,有异曲同工之处。

李振盛拍摄的被批斗者面对一大批观众的画面,与布勒松1948年在北平拍到的一名警察面对一大批民众的照片十分相似。1949年布勒松在上海记录学生和民众上街欢迎解放军进城的照片,背景也是使用巨幅毛主席肖像,乍看上去类似於李振盛在"文革"时拍照的许多构图。

更关键的是,他们俩人都是在历史的转折时期,不仅目睹历史的发展,而且用镜头记录了历史的碎片,由这些众多的碎片组成了一卷历史的画册。布勒松在1948年12月解放军进城之前,在北平停留了12天,然后又在解放军打过长江之前,到达国民党占据的南京,拍摄到国民党撤退的情形,之后又去上海拍摄了民众的恐慌,把中国人当时的贫穷、落后、木讷和昏庸状况展现在镜头之中。

1960年李振盛在长春电影学院读书时,曾经将布勒松作为主要批判对象,他的老师和同学们在公开场合都要故做严肃批判的姿态,但暗地里对布勒松的作品和摄影理论倍加赞赏,也作过许多研究。至今他仍保存着43年前写过的一份批判布勒松的原始材料。所以,他在拍摄过程中,也采用了类似於"决定性瞬间"的办法,捕捉了不少稍纵即逝的历史瞬间,因为电影出身,他的构图完美,这次他的画册采用的285幅照片和影展中的152幅照片,均未进行剪裁,保持原始构图的效果。

同时,他也有凭直觉拍摄到的许多"文革"期间除批斗、武斗之外的百姓生活和生产的画面。另外,李振盛从小酷爱电影,在中小学及读电影学院期间,受苏联电影的影响很深,因此,在他摄影作品中,能感受到历史事件大场面的气势,以及局部细节包括人物面部表情的心理表现。

最后,李振盛展览在巴黎首展的意义,还在於1968年至1969年,全世界都掀起学生运动的风暴,而这场风暴的起源应该说随"文革"的爆发而蔓延全世界,当时从1968年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学生的反战和罢课,到1968年5月法国学生运动,一直到1969年日本学生占领象征体制和学术权威的最高学府──东京大学安田讲坛。这些运动中的许多学生都是自称为"毛派分子",尤其是1968年5月6日,巴黎学生占领了索邦大学(Sorbonne),与政府的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后引发全国工人大规模罢工的革命,因其发生地在巴黎塞纳河的左岸,史称"左岸运动"。据了解,在参观李振盛"文革"摄影展中的许多观众,都是当年法国的"红卫兵",不知在经过30年的人生经历之后,当他们看到曾崇拜过的毛泽东发动的这场"文革"运动的历史镜头时,会作何感想?


历史的记录者


1963年,李振盛到《黑龙江日报》担任摄影记者,当时还不满23岁,刚从电影学院毕业,踌躇满志,血气方刚,他参加了"文革"序曲──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因此,他作为专业摄影记者的生涯始於"文革"历史的萌芽期,加上他对新闻的高度敏锐、专业的严格训练,对自己事业成功的强烈愿望,以及对工作的细心严谨,都使得他成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有心人"。他的导师──吴印咸曾对他说过,"摄影记者不仅是历史的见证人,还应当是历史的记录者"。这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之中决定了李振盛将成为"文革"历史的记录者。


他在1966年5月16日"文革"开始之前不久,从参加"社教"所在的农村返回报社,以巨大的革命热情投身到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如同绝大多数人一样,开始时,他也相信这场革命是正确的,所以使用"正面"的角度,按照报社领导的要求,去完成拍摄任务。然而,当他看到哈尔滨市的地标建筑──圣尼古拉大教堂被夷为平地,看到中国北方名寺──极乐寺珍藏的佛经被付之一炬,他开始暗自疑惑了:这不是在"革文化的命"吗?接下来,看到省长李范五和省委书记任仲夷等人被造反派批斗,两派对立的造反派学生之间停课武斗,许多革命群众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甚至被枪决,他开始将镜头转向这些"负面"的场景。


当他发现佩戴"红卫兵"的红袖标,能使他更自由拍摄这些场面时,他在报社与其他几位年轻人成立了"红色青年战斗队",并被"全国新闻界革命造反者总部"授予印有毛泽东手迹的"红色新闻兵"袖标,使他有更多的机会拍摄到造反活动的各种事件,在"文革"极为激烈的头三年中,拍摄到大量难得的历史资料。1967年1月大夺权风暴中,他所在的"红色青年战斗队"受到哈军工等院校红卫兵的支持,成为报社的掌权派,他也成为报社革委会的常委,一年半之后,他又被省革委会派到报社的干部和支左的红卫兵所打倒,并被批斗,然后送到中国第一个成立的"柳河五七干校"劳动锻炼。在干校期间,他仍然找机会拍摄周围的情况。林彪出逃身亡的事件发生后,他从干校又回到报社摄影组工作,并被提拔为摄影组组长。在"文革"后期,他又拍摄到许多珍贵的镜头,包括西哈努克访问哈尔滨、"批林批孔"运动,抓革命、促生产,革命样板戏,毛泽东去世的追悼活动,以及"四人帮"被打倒后老百姓欢庆的情景。在"文革"结束之后,又拍摄到王守信被枪决的过程,作为《红色新闻兵》画册的尾声与后记。

历史的观照

2003年正好是中法文化交流年, 10月正式在巴黎开幕, 7月5日在阿尔勒举行的摄影节也是以中国为主题,共有约20位中国摄影家的作品参加。2003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中国现代艺术和摄影展,规模也是空前的。因此,在这些活动开始之前,法国人有机会看到李振盛"文革"摄影展览,使西方人对中国近代史上这段仍然不太了解的历史,对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的情况,通过展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些记录十分完整、真实的照片,能有一个历史的观照。这个展览和画册项目的宗旨是,尊重历史,尊重摄影和艺术,兼顾"正面"和"负面"的照片,以纪实性的历史镜头摆放在观众面前,使观众反思"文革"这场人类大灾难的起因、后果和教训。

该画册的法文版书名定为《一位中国摄影家的小红书》,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为本书题词:"让历史告诉未来──李振盛'文革'摄影作品集",印在画册首页。耶鲁大学着名中国问题学者专家史景迁为画册撰写了前言,另外,美国记者雅克·曼纳斯(Jacques Menasche)和笔者在三年中对李振盛作了长达200多个小时的访谈,曼纳斯执笔撰写了3万多字的李振盛口述自传体回忆录和介绍"文革"不同时期的概况贯穿在画册的各章节之前,为人们了解"文革"提供了一个中国摄影家作为目击者和记录者的第一手资料。

李振盛在其画册和展览项目开始时表明,之所以希望将这些寻常百姓的故事,以及保留了30多年的照片公诸於世,目的是"让历史悲剧不再重演"。作为人类共同的遗产,李振盛所拍摄和收藏的几万张"文革"底片,将会成为历史的宝贵资料,李振盛的摄影展能在法国摄影遗产博物馆首展,并在世界巡回展出,是再合适不过了。即使今后人们或许不会记住这位曾被美国《纽约时报》周刊称为"当今中国英雄"的姓名,但他拍摄的这些历史照片将会永存。

该影展目前正在意大利展出,并将陆续到已签订展览合同的英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荷兰、瑞士、瑞典等15个欧洲国家巡回展出。同时,在北美洲、南美洲、亚洲、澳洲和非洲有25个国家博物馆已签约或预约展出该影展。

为配合签约展览的国家不断增多,并加快巡回展览的进程,该影展的策展人罗伯特·普雷基特别赶制了5套影展作品,可同时在世界各国交叉巡回展出,并将原定的三个月展期缩短为两个月,这样仍需8至10年方能结束预定的展出。

注:本文作者江融系《红色新闻兵》展览和画册项目总协调人,并参与该展览和画册的编辑及翻译工作,现任联合国摄影协会主席。

更多李振盛的照片,请看这里。

(完)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bilmain.com/fenlei/w/310592.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